欧欧西

一场夏日烟火。

【鸣佐】漩涡x宇智波夫夫(一)

*史密斯夫妇梗

 人物性格会因为成长经历不同而与原著有偏差

 

“小樱,我跟你说……”

“不想听。鸣人你能对任务目标有一丢丢尊重吗?”

“我以为出动我就是对他最大的尊重了。”

耳机那头明显被噎了一下,虽然这话听起来很臭屁,但不得不说是有几分道理的。

“好吧,”小樱拖着声音不情不愿地问,“又怎么了?”

鸣人从瞄准镜里观察着对面,感受了下身边的风,还不到时候,“佐助最近很奇怪啊。”

小樱不由翻了个白眼,又来了,这人每日例行的秀恩爱又来了,她强忍下烧死他的冲动,“佐助怎么了?”

风向忽然改变,鸣人捕捉到这一机会,紧盯目标,无暇顾及耳边的问话。他瞄准男人的眉心,扣动扳机,口中模拟着发出“砰”的一声,子弹瞬间击中头部,血花喷溅,目标倒地,任务完成。

对面的会场一片混乱,警卫很快锁定了这幢高楼的平台。

鸣人收起枪装进吉他箱,背起箱子,握住早已在天台装好的“鸣神2号”——当然是他自己取的名字——的手把,后退几步,然后一步跨出,从高楼的另一面纵身跃下。钛条不断地“嗡嗡”疯狂吐出,鸣人的衣摆被呼啦啦扬起。

他不得不提高一点音量回答小樱的问题,“佐助他!要跟我!离婚!”

“什!么!”小樱震惊的咆哮让刚安全落地的鸣人差点一个跟头摔倒,他踉跄着按下手把上的按钮,等了几秒,“鸣神2号”回收完毕。还好周围的人流被引开,不然就丢人丢大发了。

鸣人拍了拍风衣,走出暗巷,沿着街道混进热闹的人群,推开会场对面咖啡馆的门。

 

成员们都好奇地看着一脸难以置信的小樱,期待着新八卦的诞生。

小樱还没有回过神来,她端起井野的咖啡喝了一口,感觉自己冷静了一些,开口道:“鸣人说,佐助要和他离婚。”

“噗”,井野最先笑出声,其他人也一脸“什么啊”的无聊表情,“怎么可能?他俩不是刚结婚没多久,一天到晚腻在一起,跟你开玩笑呢。”

小樱却没有一点觉得这是玩笑的意思,“鸣人是绝对不会拿他俩的关系开玩笑的。”

众人看她严肃的态度,也收起了笑意,面面相觑,“不会来真的吧?”

 

“啊?你要和鸣人离婚?为什么?”偷窥到佐助正在写离婚协议书的带土立马大声嚷嚷起来。

“不为什么。”佐助啪地合上电脑,“他出轨了。”

“什么?什么时候?我这就去收拾鸣人这小子……”带土边说边开始撸袖子。

佐助毫不脸红道,“在梦里。”

哈?

哈哈?

带土看他理直气壮的样子感觉自己都要替他脸红。他放下袖子,摆出长辈的架子,准备语重心长地说教一番,“佐助——”

“我并不想被还没谈过恋爱的单身大叔说教。”

“……”被踩中痛点的带土恼羞成怒,一转脸,嘤嘤嘤跑开了。

 

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年少相识,先是死对头,后来惊掉人下巴的成了情侣,不顾家人阻挠相恋七年,国内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第一时间就去领了证,两人甜甜蜜蜜闪瞎众人狗眼。然后,现在,他们要离婚了。

 

“啊……佐助……”即将收到离婚协议书的鸣人先生此刻瘫在桌子上,满心忧郁,完全没有了执行任务时的精神,沉重的吉他箱靠在脚边。

作侍者打扮的卡卡西端来一杯奶茶,顺势在鸣人对面坐下。鸣人抬起眼皮看了看,又不感兴趣地扭头换了个方向瘫,“我要吃拉面啊老师。”

“这里是咖啡馆,没有拉面。不准浪费,快喝。”卡卡西拿起菜单在鸣人脑袋上拍了拍。

鸣人满心不乐意地撑起身子,咬着吸管一边哼哼一边吸奶茶,目光四处乱转。

他盯着窗外看了一会儿,突然有些心虚地收回目光,对着卡卡西讨好地笑。

卡卡西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。

果然,下一秒,咖啡馆就冲进许多持枪的黑衣人,门上的风铃滴溜溜地急转,发出一连串急促的响声。

他们巡视了一圈,忽略了馆内稀稀拉拉的客人,直奔极显眼的两人而来。

“这里面是什么?”其中一位拿枪指着鸣人,示意他打开吉他箱。

被迫放下奶茶的鸣人嘀咕着“吉他箱里就是吉他啊还有什么”,被呵斥闭嘴后乖乖打开给他们看,里面就是一把非常普通的吉他,普通的材质,普通的品牌,没有任何出奇的地方。

黑衣人怀疑地敲打了一番后将目标转向了戴着口罩的卡卡西。

卡卡西无奈地站起来让他们搜查。一无所获的黑衣人不甘心地瞪了他俩一眼,在咖啡馆内也没有什么其他发现,便又迅速离开了。

待他们走后,卡卡西重重一记敲在鸣人头上,“什么时候才能学会自己善后啊?要是没有我们帮你藏,你就被发现啦。”

鸣人吃痛地捂着脑袋,“各有专长啊老师,我负责处理目标不就好了。”他胡乱抗议了几句,又恢复原状,死气沉沉地咬着吸管。

“那个,鸣人君,小樱说她联系不到你,就把电话打到这儿了。”一直藏在后台的雏田捧着电话出现,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。

“嗯?”鸣人一手接过电话,一手往口袋里随意摸了几下,果然深处扔着微型耳机。手机今天早上出门好像落在餐桌上了,唉,没有佐助提醒就会忘吗。他刚把耳朵凑近,就被小樱的怒吼炸得灵魂出窍。

“鸣!人!你给我把话说清楚!什么叫佐助要和你离婚?!”

鸣人赶紧将话筒拿远一些,揉了揉快要失聪的耳朵。卡卡西举起菜单挡住脸,耳朵却竖了起来,聚精会神地凝听电话里的动静。雏田只能看着他尴尬地微笑。

“你个死基佬!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佐助的事了?佐助不是!佐井你给我闭嘴!”承受着小樱语言轰炸的鸣人满心沮丧,他们都知道了啊,不知道佐助那边……

 

正在实验室观察数据的鼬感到胸口的手机震动了几下,“止水,你帮我看一下手机,我现在不方便拿。”

“好。”止水揽过他的肩膀掏出手机,抱怨道,“说了好多遍,不要把手机放在胸口,对身体不好。你啊,老是忘。”他滑开屏幕后大致扫了一眼信息,递过来的动作有些迟疑。

“怎么了?是报告出了问题吗?”鼬不明所以,探头去看,一行活泼的字句跃进眼帘——“小小鼬,告诉你一个重大消息,胖胖助要离婚了。现在感觉如何?不用太感激我。From好人带土(=・3・=)”


评论(36)

热度(220)

  1. 向日丽欧欧西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夏日的风欧欧西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琉歌欧欧西 转载了此文字